民进党“追杀”管中闵 折损仨"教育部长"仍不死心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
  • 来源:热点资讯网

  原题目:民进党折损三个“教育部长”仍不铁心,持续“追杀”管中闵

  去年民进党当局为了“拔管”接连辞职上台了三任“教育部长”,民众对这个旧事依然历历在目,管中闵由于蓝营色调,被遴选为台大校长后,民进党当局开端推进“拔管”案,想阻止他就职,不料没有胜利,民进党本身反而损兵折将。本认为这事随着管中闵上任而告一段落,没想到还有下文,往年1月台湾“监察机构”弹劾管中闵,理由是负责公职时期替某周刊撰写社论,台湾公务员惩戒委员会7月2日自动地下审理此案。

  2日,管中闵在律师的陪同下出庭示意,心愿在“司法”后面保卫洁白,本案源头是2018年台大校长遴选后果,因多数有权势者不喜爱这个后果,就漫山遍野争光,弹劾不过是政治追杀不胜利后的另一次虐待。管中闵说 :“虐待者调取他近二十年所得税材料逐笔检视,包括他未负责公务人员期间,基本非监察权范畴,重大进犯他隐衷。”

  台湾“联结旧事网”3日宣布评论说,管中闵就职台大校长半年,原已令人淡忘,但那个“卡管”到底的民进党狰狞面目又分明显现了。

  为了“卡管”,蔡当局去年一整年动用“府院党”机器全力追杀,时期赔上了三任“教育部长”,也在去年“九合一”大选中付出惨重代价。原认为管中闵上任台大校长就能就此收手,还给学术宁静的空间。没想到,在“蔡英文系”监察委员的主导下,“兼职案”在管中闵上任后一周即经过弹劾。台湾“司法院公务员惩戒委员会”原只能被动受理,没想到“公惩会”祭出地下审理这一招,不论最初审理后果如何,至多先有个抢眼的“起手式”。至此,台湾“五院”中就只差“考试院”没能在“拔管案作出奉献”了。

  可议的是,为了查这起兼职案,主事者竟然能够去调管中闵过来20年的所得税材料,逐笔检视,要求相干单位具体交代过来与管中闵的交往通过,就只为在其中找到“立功证据”。这样的查案形式不只齐全不符比例准则,更跨越了专制的界限。但是,为了“卡管”,这些都不重要了。

  台湾“中时电子报”2日宣布评论说,民进党掌控势力,得寸进尺。获得台当局执政权,又以少数席位掌控了“立法权”之后,还感觉不够,透过台当局领导人对“大法官”、“监委”提名,正逐渐掌控“大法官解释宪法”的势力,以及“监察院”纠举百官的莫大权柄。

  “拔管”案是民进党行政部门搞进去的名堂,备受各界指摘之后,民进党改循绿色“监委”管道,将管中闵弹劾,希图再透过“司法院公惩会”的管道,达到“拔管”的最终目的。

  “大华网络报”4日宣布评论指出,台大校长管中闵自从被遴选为校长之后,一路被民进党当局“追杀”到底,“行政、立法、监察、司法”四权都动到了,去年让他一年多年无奈就职,就职后,有持续利用“监察权”弹劾他。

  民进党当局“拔管”的事,置信大家都历历在目,行政机关互相配合,找尽各种理由,包括管中闵曾赴陆讲学、负责独立董事等等,都被用显微镜来放大检视,并且三位台当局“教育部长”由于“拔管”不成而自愿上台,后果却是鸡蛋里挑不出骨头,最初才让管中闵就职。

  诚实说,这件事假如到此为止,民进党当局尽管损失惨重,折损三个“教育部长”再加上“九合一”选举大败,但至多曾经止血了。以台湾民众善忘的特性来看,也不致于会影响到将来的台湾领导人选举。令人不测的是,蔡英文提名的“监察委员”仍不撒手,以莫须有的罪名来弹劾管中闵。

  这些“监察委员”弹劾所根据的现实以及理由,只需略微懂事者皆知其为罗织,由于管中闵为杂志写稿,不管稿酬多少,不管能否为活期,皆不是兼职。即便从“铨叙部”以及台湾“大法官”的解释来看,也不是兼职。但是提案“监委”就像不闻的聋子、不视的瞎子,硬是经过弹劾案,将管中闵送上了“公惩会”。民进党当局外部关于管中闵一人一事的执着,已超乎普通常轨,这种超乎常轨的执着,面前终究代表了什么意义呢?

  在评论者看来,管中闵集体与民进党并无太深的恩怨,因而,执着“拔管”并非针对管中闵一人,而是管中闵负责台大校长一事踩到了民进党的红线。诚实说,这曾经不是管中闵一人之冤,而是一个群体之冤。在这个群体之内,任何一人被遴选为台大校长,都会面临管中闵所经验的政治追杀。这个群体存在于民进党的心中,齐全由其定义,说你是你就是。如此追杀管中闵,曾经产生了寒蝉效应,将来还有谁敢步他的后尘来竞选台大校长呢!

  管中闵被民进党“追杀”一事阐明:后热战时代,杀死专制的凶手不会是军人,而是民选的首领,他们衣着“非法”的外衣,用各种的借口来整肃异己,来扩张势力。

  管中闵日前的申明援用了金恩博士的一句话,“最终极的喜剧不是坏人的压榨与严酷,而是坏蛋对此的缄默。”在管中闵案中不要说坏蛋了,台湾政治精英的缄默就已暗示台湾专制黯淡的将来。

责任编辑:赵明

本文来自新浪新闻news.sina.com.cn,如有侵权,请告知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