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卫视风云直播吧 霍奇森亲笔:我在国际米兰的日子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湖南卫视风云直播吧

如今在英超执教水晶宫的老帅罗伊-霍奇森曾经在1995至1997年短暂执教过国际米兰。近日,老帅为“教练之声”网站撰文回顾了那段蓝黑时光...

我当时还是瑞士主帅,有一天下午回到家,收到了一条来自国际米兰的法切蒂的短信。那是一条非常简短的信息:“我是贾琴托-法切蒂,能给我回个电话吗?”

之前我在马尔默队执教时曾经和他有过几次照面,当时我们在冠军杯相遇过。“也不知是什么事?”我跟妻子说。我就回了电话,对面的法切蒂表示莫拉蒂正在给球队寻找一位新的主帅,他们觉得我比较合适。因此我们就见了面。

在会面的前一天,有一场瑞超的重头戏,巴塞尔对阵草蜢。我的计划是先去看比赛,然后在晚上开车直接去米兰,第二天和莫拉蒂见面。离开球场比我预想的要更久,然后从巴塞尔出来的隧道关闭了,我必须要绕行,然后天又开始下雪,真是非常糟糕的一晚。我是第二天才到达的米兰,最终他们要我在合同上签字。

瑞士足协之前拒绝过其他欧洲俱乐部对我的邀请,但这一次不一样,我非常明确的表达了我的想法,这是一次无法拒绝的好机会,我真心想去。最初的计划是,我会在3月份带着瑞士队到温布利和英格兰进行一场热身赛,然后带队去参加96年欧洲杯。国米已经同意了,但瑞士足协改变了想法,他们需要一位全职的主帅来专心备战,他们不认为我在执教国米的同时可以两头兼顾。最终我并没有带队参加欧洲杯。

1995/96赛季,国米开局非常非常差,我在10月份加入,那时候他们已经踢了好多轮比赛,结果不甚理想。我知道这不会容易,但在国家队工作了4年之后,我很想念每天都去训练场的感觉。

而能够执教国米这样一支豪门的荣耀和激动也让我无法拒绝,即便是瑞士队的工作要稳定得多。我很幸运,有莫拉蒂在背后的支持,但更重要的是有法切蒂。他像是球队的大总管,会带着我在这样一支豪门的政治生态中闪转腾挪,对于我来说,这真的需要适应。我需要尽快学会在“深水区游泳”。因此有法切蒂这样的朋友在身边真的非常幸运,如果没有他,我认为我无法坚持下来。

霍奇森和法切蒂(右)

我的训练方式强度极高,那是我的风格,可能比现在还要高。我有限的意大利语意味着我必须要通过肢体、鼓励和积极的氛围来进行更多沟通。

在训练课上,我需要身体力行,需要强有力的个性。球员们也能很快适应,这并不是你要教他们怎么踢球。当需要详细的解释时,贾琴托(法切蒂)就会帮忙,他不会说英语,那我就会用法语跟他说。我很幸运,周围的人都在帮我。不过工作还是需要我还有体能教练来做。以当时在国米的成绩压力,我们必须要拿出两把刷子。之前特拉帕托尼带队的时候在1980年代末拿到了联赛冠军,但自那之后,球队始终处于一个下行阶段。

马西莫-莫拉蒂的父亲当时是球队老板,而马西莫接手俱乐部后,他一直想要再塑彼时的辉煌。他是一个非常有教养的绅士,但同时他也是国米最狂热的球迷,他比任何人都更爱国米。但这也会带来一点点负面影响,因为除了我和贾琴托,他会从各种渠道来打听可能对球队有利的消息和方法,有时候就会和我的意见相左。和莫拉蒂一起工作非常有意思,我很感激那段时光。他对我非常好,我们也彼此欣赏和尊重,即便是我们没有让国米到达那种万众期待的巅峰。

霍奇森和保罗-因斯

我接手的那支球队算是中规中矩。罗伯特-卡洛斯刚刚加入球队,他是个新星,刚刚在巴西U-21队崭露头角。就像马科-布兰卡,他们都天赋异禀。萨内蒂后来是星光四射,但在当时并不是。保罗-因斯是当时的外籍球星,刚刚和曼联一起赢得了英超冠军。门将有帕柳卡,贝尔戈米在后防线。

萨内蒂完全是靠自己的努力拼出来的,他有着无与伦比的职业性以及让自己更加优秀的内驱力。教练或者体能教练安排的任务,他都能加倍的完成。贝尔戈米也是一样,他们身上都体现了极端的职业性,并且随时可以为整体牺牲自己的光芒。

我初来乍到时也曾担心球员能不能很好地适应我的方法。我决心摒弃之前并不成功的人盯人的防守。尽管德国人也采用类似的风格,而且获得了成功,但我决定我们不想要那么做。h我们要踢4后卫,每个人都要互相补位,就像今天司空见惯的一样,然后前面有两个前锋。我也不想要我的边中场成为飞翼,而是内收一些。不过我是在取得了所谓的巨大成功之后来到的意大利,这包括了在瑞典的5年时间,在那里我率领马尔默获得了联赛5连冠,因此我信心满满,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我以自己的方式去带队。

贝尔戈米

我知道如果球员们可以笃信这种战术,他们也可以踢得非常好。而我对球员们表现出的谦卑感到惊讶。没有一个人对此表示异议,没有一个人说,“我们已经用那种方法做了很多年。”

贝尔戈米是个典型的例子,他之前职业生涯一直都是盯人中卫,只要跟他所盯的人在一起,球场上的其他事都可以不用管。而让他去打4后卫的右边后卫,这绝不是他最想做的,但他毅然接受,这显示了他的职业性,包括萨内蒂也是一样。在球场上,球员们常常会停下来问我,“这个时候我应该怎么做?你希望我接下来做什么?”这真是教练梦寐以求的一种氛围。

接下来的赛季中,因为此前尤文图斯在欧冠决赛击败了阿贾克斯,意甲多出一个名额,我们便幸运地晋级了联盟杯。帕柳卡镇守龙门,然后后防线上有贝尔戈米、帕加宁、费斯塔和卡洛斯。在中场我们有萨内蒂、弗雷西、因斯和冯托兰,之后贝尔蒂伤愈复出。前锋线上是布兰卡和冈茨。第二个赛季我们也引进了一些熟悉的名字,德约卡夫、安格洛马和萨莫拉诺。

安格洛马来到了右边后卫,弗雷西移到了中卫和帕加宁或者加兰特搭档,皮斯托内打左边后卫。萨内蒂和温特通常是中场的两个边,因斯和斯福扎在中间,前锋线上是萨莫拉诺搭档布兰卡或者冈茨。当赛季我们打进了联盟杯决赛,但输给了状态更佳的沙尔克04。因为板凳深度问题,到那个赛季末,各种杯赛已经将我们拖到非常疲惫。

1996-1997赛季国米全家福

莫拉蒂要给我提供一份新合同,表示希望我能继续留任,但之后这并未成为现实。我们彼此尊重,但因为一些原因,我感觉他还是逃避了这个话题。

布莱克本找到我,我告诉莫拉蒂,“我不知道你的想法,但布莱克本真的想要我过去,这个赛季打完我会去的。”他回答,“不不不,我们不想你走,我想你留下。”所以当时我就给杰克-沃克打了电话,拒绝了他,他感到非常失望,因为之前他觉得我肯定会过去了。作为一种示好,他还提供了我一笔签字费,尽管后面会从工资里扣除。

莫拉蒂的劝说让我拒绝了布莱克本。但又过了一个月,我们在联赛里有些挣扎,主要是因为伤病太多。这时杰克再次央求我去,我感受到了莫拉蒂的犹豫不决,因此毅然决定了回国。离开并不轻松,意大利的生活和国米的经历都让我流连忘返。

我从不允许自己过于感性,去遐想一些“假如当初”的事情,而我的一些“长痛不如短痛”的决定后来都被证明是正确的。即便是那些错误的也让我受益匪浅,至少在生活经历和异国经验上也是收获满满。我对自己和贾琴托(法切蒂)的关系非常满意,对我和马西莫(莫拉蒂)的关系也非常满意,我们后来一直都是朋友。

(杨枪枪)

湖南卫视风云直播吧